阳城黄龙山下一山庄叫李庄

李庄,原名李家庄,从属固隆西南,名不见经传,静静地卧在黄龙山下,数百年,不惊扰风,不惊扰雨,百余口人,百亩薄田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依黄龙山为屏的李庄,四周毗连多为天然庄,北有崔庄、孟庄、东山上,东边一岭之隔有陡底沟、郑阳庄、红旗山,西边翻…

李庄,原名李家庄,从属固隆西南,名不见经传,静静地卧在黄龙山下,数百年,不惊扰风,不惊扰雨,百余口人,百亩薄田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

依黄龙山为屏的李庄,四周毗连多为天然庄,北有崔庄、孟庄、东山上,东边一岭之隔有陡底沟、郑阳庄、红旗山,西边翻岭而过是张庄、燕沟、魏家庄,南边为村,即东四候、西四侯、南四候,依村建制,西四候南四候总称西南村,李庄历史上也为“北四候”所辖。乡村大团体时,便利办理,李庄划归西南,依河为界,建制八队、九队。

庄中小河流水潺潺,精澈通明;两眼石井不知深浅,泉流四季常满,清醇甜美;泉流河水源于黄龙山底。百亩犁地皆为山岭坡地,戏称“山高石头多,出门就爬坡”。坡路上尽是搓脚仔,料姜蛋,人畜行走,一不小心便是四脚朝天,代代播种靠膀扛肩挑,春耕秋杀地,地里抱出的料姜蛋一堆堆,一窝窝,真是石头缝里种庄稼。夏收时节,远看东坡一坡金灿灿,似麦浪滚滚,涉是美观;近看油蜒虼条地叠在一同,干瘦的麦穗,弱不禁风的麦杆,干渴的地皮,哪有收成?八队地形稍为陡峭,但播种也得上坡下坡,前圪梁、山神庙,先上后下到陡沟,吃水灌溉一条大坡几里地。只要那七沟泛动的芦苇潇潇洒洒,吹笙呜笛,低声吟唱。

一方水土哺育一方人。在这地薄庄穷无资源,代代生计靠播种的当地,也有着她异乎寻常的靓丽。春天,满坡满沟的杏花、桃花、梨花、苹果花,你争我抢,你方唱罢我上台;不为斗丽的核桃树、柿树、软枣树,也不示弱,尽力向人们显示她的魅力;令人生畏的圪针树,不甘于种田人的锄头之下,只为那秋日里的红玛瑙;还有那默默无闻的野花,一辈子不声不响,甘做别人嫁衣,只为打扮春天。

麦收时节,早熟的杏业已老练,充任人们劳作之余的养分弥补,满意人们饥不择食的肚皮;接着是桃、梨、花红、小苹果等。秋天一树又一树柿子、软枣,有红柿、水柿、小柿、水沙红、馍馍柿等,树树都是红彤彤,做成柿饼,削成圪莲,晒了柿皮,陪伴着人们过完这绵长的一冬。

勤劳的父辈们不甘于赤贫的困扰,上世纪六丶七十年代,人们开端栽桑养蚕,修桥修路,引水灌溉。埌埌桑树生气勃勃,蚕肥茧厚。在西南村党支部一致协调下,山神圪梁挖了人工水池,河滨打了机井,河上游修造了美好水库,现在耸峙在小河上,衔接河东西两岸的美好大桥也修建于六十年代末。八十年代,偏僻山村也开始有了机械化,30拖拉机开进了田间地头。

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全国各地,也吹进了这山山洼洼,土地承揽下户,完毕了板滞的团体出产。李庄人的思想解放了,也有了经济脑筋,不再拘于面朝黄土背朝天,纷繁走出家门,走向大千世界。

计划生育方针施行,庄上人口减少,原有的复式小学撤并了,年轻人外出打工赚钱。近几年退耕还林,紧挨黄龙山的李庄大部分土地都退耕还林了,所剩犁地微乎其微,庄上人有的搬进了城,有的住进了村。现庄上寓居的大都为上了年岁晚年人,不到二十个。

喧闹了数百年的村庄登时安静了,牛哞,羊咩,驴吼,马嘶,鸡鸣,狗吠,老队长的口哨声……一切都成为悠远的回忆,是孩子们故事里的神话。因无人重视,好像树上的鸟叫声也少了,小河前些年干枯了,夏日也没有如潮的蛙声,只要那知了,在炽热夏日尽心竭力地一声声喊着“知了,知了……”。

2018年春天,注定是一个不普通的春天。李庄人孟目鸟随夫在外,多年寓居太原,退休后回到老家,孟目鸟返乡给幽静的李庄带来丝丝活力。生动好动,爱唱爱跳的目鸟就安排庄上寓居白叟歌唱丶跳舞,漫步,小旅行,拔野菜,能唱的唱,能跳的跳,用手机给他们拍视频,一辈子没上过镜头的白叟,个个笑开了花。视频经过网络传到在外作业的子女眼里,子女们看到爸爸妈妈生活情况,个个都安心,都能定心作业。在外作业的李广社,心系故乡,建了一个“李庄人”微信群,有一百多个李庄人纷繁参加,群内共通信息,互通有无,搭起了李庄人脉流转网,缩短了人与人之间间隔,沟通了人们的爱情,多年不曾谋面的同乡,倍感亲热!

2018年绿道通向了黄龙山,衔接了演礼丶固隆丶次营形成大的生态农业公园,生在黄龙山脚下的李庄人不安生了。这不,在李广社群主的建议下,在老党员李铁欢(现病故)孟目鸟安排下,于2018年7月8日自发安排了一次声势赫赫的“李庄人中晚年绿道步行活动”。绿道上,高喝标语,肩扛彩旗,一路欢歌一路笑,我们扶老携幼,上至八十岁白叟,下有几岁孩童,久违的同乡共叙家常,彼此问好,彼此祝愿。李庄欢腾了!李庄人欢腾了!不寻常的行为惊扰了周边的村村落落。惊扰了整个固隆乡甚至阳城县。李庄人不平的精力,李庄人勇于应战的勇气,李庄人的传统美德,……打造了李庄的品牌。其时晋城广电网作了精彩报导。

两年来,李庄晚年人每天聚在一块歌唱,跳舞,快板,三句半,笑声不断。有的年轻人也按捺不住了,空闲,就聚回李庄一同玩起了孩童时游戏狼吃狐尾巴,男男女女聚在一块开火车……有时还会招引不少外村人参加进来。在外作业或寓居的年轻人隔三差五回看看白叟,谁家有事,我们帮助,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添斤加两,尊老敬老、互相帮助的美德已传承并发扬广阔。李庄美丽的天然环境、调和的人居环境成为李庄长命的隐秘。缺乏五十口人的庄庄,居然在西南村成功举办了二场晚会,一场是O8年大年初一春节晚会,一场是09年消夏晚会,全由李庄人自编自演。部分节目还参加了固隆乡文艺演出。09年3月25日又安排了一次“李庄第二届中晚年绿道步行活动”。本次活动黄河新闻网做了报导。

李庄,敞开了敬老养老的新河,李庄文化为开展家园旅行奠定了柱石。

本年春天,黄龙山绿道穿庄而过,通向李庄孟庄衔接绿道的路正在拓展,工程全面铺开,李庄新的明日行将来临。

安静的湖水行将荡起新的涟漪。

(张红平 张天明)

    关于作者: tyughjyu

    这里可以再内容模板定义一些文字和说明,也可以调用对应作者的简介!或者做一些网站的描述之类的文字活着HTML!

    为您推荐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  评论列表 人参与

    联系我们

    联系我们

    8888-88888888

    在线咨询: QQ交谈

    邮箱: email@admin.com

    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    关注微信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    关注微博
    返回顶部